国内
您的位置:华北新闻网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断交风暴下的卡塔尔:中国军舰是华人定心丸

核心提示: 5日,卡塔尔当地超市牛羊肉被一抢而空。尘墨摄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编者按:遭遇“塌方式”断交的卡塔尔究竟做了什么?当沙...

5日,卡塔尔当地超市牛羊肉被一抢而空。尘墨摄5日,卡塔尔当地超市牛羊肉被一抢而空。尘墨摄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编者按:遭遇“塌方式”断交的卡塔尔究竟做了什么?当沙特、埃及、阿联酋等7个国家一天之内都宣布与卡塔尔断交时,许多人提出此问,国际舆论的目光一下聚焦在这个平时并不太引人注意的国家身上。从国土面积看,卡塔尔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国,1.1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不及北京大。不过,小国有大雄心:卡塔尔是2006年亚运会的举办地,即将在2022年承办世界杯,在世界范围,它积极地刷存在感;在中东舞台上,卡塔尔则十分“特立独行”,经常扮演调停角色,时不时与以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唱反调。不仅如此,它还拥有一家十分具有影响力的“另类”媒体——“半岛”电视台,帮助其传播“独特”的声音。这样的卡塔尔在中东地区经常引发争议,正因为如此,有外媒专栏作家将此次断交风波形容为“海湾国家在管教这个不听话的孩子”。

  华人讲述断交风暴下的卡塔尔

  ●  超市有抢购,但秩序如常

  ●  社交媒体上,人们分两队

  ●“亚丁湾的中国军舰是华人定心丸”

  6日,断交风暴的中心卡塔尔没有呈现出太多慌乱。“当前阿拉伯国家正值斋月,在这段时间,卡塔尔的本国和外来居民通常会选择外出休假和探亲,因此卡塔尔国内的人相对较少。”一名在卡塔尔工作的中国人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卡塔尔目前总人口大约260万,不过本国公民仅31万,外籍人士构成了卡塔尔服务业、建筑和采油业的主要劳动力。卡塔尔居民大多信奉伊斯兰教,多数属逊尼派中的瓦哈比教派,什叶派占全国人口的16%。

  卡塔尔华人华侨协会常务副会长冯松涛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目前在卡塔尔的常驻中国人大约为七八千,主要是中资企业人员及家属、中餐厅等私营业主、在当地公司机构工作和学习的中国人。冯松涛表示,受信仰和生活方式的影响,卡塔尔对华签证并未放开,尤其是针对女性签证申请者有较多限制,加上该国市场空间小,投资意义不大,所以中国人不多。

  “我并未感觉到什么紧张气氛。”冯松涛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对局势有一定担忧,但当地华人比较乐观,“中国海军军舰就在亚丁湾,这是我们的定心丸”。说到卡塔尔如今社会整体状况,冯松涛表示,“当地政府、公司、银行和学校都照常运作,虽然有不少人开始囤货,但总体来说,秩序一切都好”。

  上述在卡塔尔工作的中国人6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5日,也就是断交潮发生的第一天,卡塔尔各大超市出现抢购大米、面粉、肉类、食用油、饮用水等生活必需品现象,面包和牛奶甚至出现脱销,但并没有出现疯抢等混乱状况。

  卡塔尔位于海湾西南岸的卡塔尔半岛上,其西、北、东三面被海湾包围,南部与沙特接壤,与沙特的陆路边境成为进口物资的主要通道。据上述在卡塔尔工作的中国人介绍,该国90%的食品和生活物资依靠进口,其中40%来自沙特。所以沙特宣布关闭边界后,当地人首先去超市囤积物资。在他们看来,卡塔尔之后可能不得不选择空运、海运等运输物资的方式,这样的话随着成本提高,物价也有上涨的可能。与此同时,卡塔尔的银行自助取款机前有不少民众在排队取钱,一方面是为了购物方便,另一方面是以备不时之需。

  卡塔尔断交风波自然成为当地人关注的焦点。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在该国社交媒体上,这两天出现了两大热门话题:一个叫做“我们都是塔米姆·本·哈马德”,力挺卡塔尔埃米尔的;另一个则是“卡塔尔的统治者不代表人民”,这部分人希望政治与生活应该分开,政治对民众的生活不应造成太大影响。

  说到卡塔尔,人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油气资源丰富、有钱。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显示,2016年,卡塔尔天然气储量约24.5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3位。已探明石油储量约25亿吨,居世界第13位。石油输出国组织数据显示,2016年,石油和天然气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55%,石油和天然气收入占该国政府收入的70%。

  依靠油气资源,卡塔尔在美国《全球金融》杂志的排名中被列为最富裕的国家,人均GDP高达12.97万美元。不过60年前,这里还是赤贫之地。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卡塔尔外交政策专家大卫·罗伯茨撰文称,上世纪50年代,卡塔尔人口大约2.5万,当时这个国家的核心产业——采珠业和渔业在竞争中遭重挫,经济陷入衰退。不过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石油收入渐渐“渗入”这个国家。

  如今的卡塔尔不仅销售能源,而且在全球投资,它的主权财富基金规模达3300亿美金。卡塔尔投资局的持股包括好莱坞、纽约帝国大厦、大众汽车集团等。

  油气经济的高速发展同时冲击着卡塔尔的传统社会,因此这里会出现一些看似矛盾的现象:妇女出门大多穿黑袍,但离婚率高达37%,多数是女性提出的;卡塔尔不允许在公共场所饮酒,不过在周末,饭店派对依然存在。华黎明曾经担任中国驻伊朗大使、中国驻阿联酋大使。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卡塔尔与其他海湾国家有一点不同的是,这个国家思想非常开放。比如,2006年亚运会是在多哈举行的,亚运会包含游泳、跳水等项目,但在其他传统的海湾国家,甚至是不允许女性参加此类比赛的。

  中东眼中的“外交异类”

  ●追求影响力,调解介入多国纷争

  ●想当调停者,庇护众多反对力量

  ●爱搞大外交,挑战沙特霸主地位

  除了相对开放,卡塔尔在社会层面与其他海湾国家并没有太大差异,但是说到外交政策,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田文林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用了“标新立异”一词。他说,虽然是个小国,但卡塔尔想搞大外交,一直试图发挥地区大国的影响力。比如,卡塔尔专门成立了苏丹援助委员会等对外援助机构,为调解苏丹、黎巴嫩、也门等国的冲突投入巨资;在阿拉伯国家中,它第一个派出战机参加推翻卡扎菲政权的军事行动,第一个公开支持阿拉伯军队进入叙利亚……

  田文林表示,卡塔尔“总想扮演桥梁角色,谁也不得罪。正因为如此,塔利班、哈马斯等一些很难被中东其他国家接受的组织在卡塔尔首都多哈被允许开设办事处,与此同时,它也能容纳什叶派占多数的伊朗。这种态度在中东地区实在是比较出位”。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曾报道称,叙利亚2011年出现骚乱后,多哈成为叙武装反对派的主要金主和外交支持者,欢迎叙叛逃者和异见人士进入其境内。叙反对派人员在当地豪华酒店会面,反叛武装指挥员经常乘飞机前来要求卡塔尔提供资金。英国《卫报》5日称,卡塔尔还是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的关键金主,并从2012年起一直是哈马斯流亡官员哈立德·马沙尔的庇护所。

  “财富充足的卡塔尔始终不认为自己是个小国,觉得自己能够挑战沙特在海湾地区的霸主地位。”华黎明表示,这次风波看似是好几个国家和卡塔尔断交,实际就是卡塔尔和沙特的关系引起的,“双方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1995年我当中国驻阿联酋大使时,他们就闹得相当厉害了”。而卡塔尔和沙特最为突出的矛盾便是对逊尼派穆斯林兄弟会(简称穆兄会)和伊朗的态度。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称,卡塔尔和沙特都是逊尼派国家,但沙特认为穆兄会的政治模式既威胁其政权合法性又威胁其国家安全,因为这是一种“将宗教信仰与‘投票箱’影响力合二为一的政治模式”,因此将该组织打上恐怖主义标签。不过,卡塔尔选择支持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尤其是支持穆兄会在埃及执政。美国卡内基中心访问学者拉夫尔·里弗沃认为,“卡塔尔通过在阿拉伯独裁者纷纷垮台时支持穆兄会而成为‘阿拉伯之春’浪潮的弄潮儿,多哈希望以此赢得许多重要朋友”。另一方面,《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说,卡塔尔也有自身国内因素的考虑。穆兄会已于1999年自愿解散在卡塔尔境内的正式组织,在此前提下,卡塔尔接收的这些人并不会像在沙特、阿联酋等国一样,在卡塔尔宣扬反对派情绪,因为卡塔尔正在扮演支持他们的角色。

  在伊朗问题上,田文林表示,沙特对这个国家既痛恨又恐慌,围堵伊朗几乎成为其国策。在此情况下,卡塔尔所谓的中东桥梁作用显得不识时务。“卡塔尔想对伊朗采取缓和态度已踩到沙特的外交政策红线。”

  小国玩不起大外交

  ●与人为敌的“半岛”台或被做交易

  ●与自身不匹配的外交目标需调整

  之所以说卡塔尔雄心勃勃,还在于这个国家通过被称为“中东CNN”的“半岛”电视台在世界范围内发声,这家几乎是按照西方模式运营的媒体也成为中东地区的“异类”。“半岛”电视台成立于1996年,名义上是非官方性质,实际上由卡塔尔王室成员控制。

  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目前,“半岛”电视台在全世界的80个分支机构雇用了4000多名专业人员,“中东的媒体革命要归功于它”,因为它改变了大多数政权对信息的垄断权,并使反对派势力得以发声,将阿拉伯国家媒体往往不愿谈及的一些话题展现给观众。《国土报》将“半岛”电视台称为卡塔尔的一种“战略武器”。它不仅成为3.5亿阿拉伯观众的主要信息来源,而且推出以西方国家为目标市场的英语频道。

  “许多阿拉伯政府希望‘半岛’电视台彻底消失。”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海湾和能源政策项目主任亨德森说,作为“全球品牌”的卡塔尔电视台演化为一支在中东地区引发两极分化的力量。近几年,它因批评一些阿拉伯政府、报道遭罢黜的埃及前总统穆尔西(穆兄会领袖)并质疑后来上台的埃及现总统塞西引发沙特和埃及不满。目前,沙特和阿联酋已封杀“半岛”电视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分析说,与卡塔尔断交的国家有可能以要求该国关闭“半岛”电视台来换取恢复与其的外交和经贸交往。

  卡塔尔近年来采取“出位外交战略”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田文林认为,卡塔尔有一些拿破仑情结——身材矮小的人会因为不自信,存有在其他方面要强于他人的补偿心理;其次,卡塔尔的外交选择与中东政治背景的变化也有关系。“埃及和沙特都是中东地区传统大国,但是埃及因自身问题目前无暇顾及其他,海湾国家地位开始凸显,这对沙特是一个机会。但是卡塔尔认为自己在其他国家动荡之时,也迎来了对这些国家施加影响的杠杆和契机。”华黎明表示,沙特这几年的地位也在下降。随着油价下跌,其财力被削弱,叙利亚战争一直打不下来,其霸主地位也在不断受到挑战。

  田文林表示,无论如何,卡塔尔在政体上跟海湾其他国家的相似度很高,相互关系持续僵化下去对双方都不利,把卡塔尔推向伊朗也是得不偿失。另外,美国在卡塔尔建有军事基地,美国也不允许卡塔尔被孤立,冲突是可控的。对于卡塔尔来说,本来想左右逢源,现在里外不是人,对它冲击很大,接下来很可能进行适时调整,“其对外政策目标和自身实力本身存在比较大的错位”。

编辑:zhaoyue




Tags:断交 风暴 下的 卡塔尔 中国 军舰 华人 定心丸